麦子

美学是我的流亡。

冬天已至

这干瘪的野果
是激情苍老的嘴唇
一对白鸟的羽翼掠过湖面
泛不起一丝波澜
"因为爱已消逝
往昔的欢乐结成今日的严寒"
带着忧伤,你拾起一束枯黄的野花
萧索的风中,我们静伫
——两具寒冷的骨骼
花朵正在这不毛之地凋萎
忽然,你转过头
"冬天已至"
眉宇落下两行长长的泪

评论
热度(3)

© 麦子 /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