麦子

美学是我的流亡。

夜起迎凉春风有感

夜起游思披衣驻,倦倚阑干,春深露华重。
胭脂罗刬何去处?黯然销魂,却道是君故。

评论
热度(5)
  1. 五月麦子麦子 转载了此文字

© 麦子 /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