麦子

美学是我的流亡。

杯中的水

那时我曾用焦渴的嘴唇
寻找杯子中的水
诗艺,爱情,还有火红的月亮
这些都使我们激动不已
在一个个年轻的夜里拥抱战栗
而今我们又重逢
月色已不如当初美丽
我们将酒杯一举再举
却只能触到彼此的杯壁

评论
热度(3)

© 麦子 /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