麦子

美学是我的流亡。

若我成为一条汹涌的河流

若我成为一条汹涌的河流
咆哮着,在柏林的土地上卷起巨浪
同黝黑的崎地作对
强壮的手臂夺下太阳神的金冕
将丘比特的箭镞拗成两段
——别以为我的心酷冷如冰
猎人的枪下我拯救过多少生灵
檐下我曾冲那红雀喃语低言
只为同她叙叙旧情!

只是呵——Fortune!Fortune!Fortune!
羔羊的身上非得披一层狼皮
多情的灵魂无奈被铁衣锢禁
德意志的土壤终究过于坚硬
——我厌倦这卑躬屈膝的虚情假意
善谄的嘴脸,浮华的门庭,脆弱的友情!
收回这尊贵的称号
我所有的不过是破烂的旧衣

但愿有一双羽翼
带我去往茵尼斯弗利
那儿,再无娇弱多喘的夜莺
整日破坏独身的静谧
我将飘然远引,独享安息。

评论
热度(2)

© 麦子 / Powered by LOFTER